「朕自有良策,金城君照辦就行了。」

柳煜冷冽的聲音響起,策馬疾馳向前,金城天雄看著他遠去的背影,陰鷙的眸子中殺意騰起。

「柳煜,你已經沒有價值了,很快我便送你去和你的兒子團聚。」

………..

江寧城。

軍營里。

仇雷,仇烈被諸將帶到議事廳中,兩人憤怒不已,凌厲如刃的目光停留在楚非梵身影上。

「來人,替兩位將軍鬆綁,朕有些事情想和他們好好聊聊!」

「皇上,這…………」

「無妨,鬆綁便是!」

張飛面帶擔憂之色,擔心兩人會奮起反抗,向楚非梵發起攻擊。

「唰!」

「唰!」

張飛腰間闊劍出鞘,兩人背後繩索被斬斷,一道淡然的聲音響起。

「兩位將軍和仇鋒是什麼關係,朕請兩位前來只是想讓二位替朕傳句話。」

「楚帝,要殺要剮悉聽尊便,其他的無可奉告!」

「仇雷,仇烈,朕是想給你們仇家一次機會,兩位可不要不識抬舉!」

「眼下炎晉帝國已行將就木,國運衰敗,和扶桑帝國勾結成奸,難道你們還對如此朝廷抱有希望?」

「仇清河在炎晉為官五十餘年,雖位居百官之首,可柳煜何曾考慮過你們仇家人的生死?」

楚非梵身影騰起,聲音鏗鏘有力,他在查詢仇雷兩人身份時,已經將整個仇家底細了解的一清二楚。

眼下他就是要說服兩人,讓他們返回江寧城勸降仇清河,如此以來就是側面勸降仇鋒。

雖然仇鋒連傷楚國三員大將,他心中怒火中燒,可如此神勇無敵的悍將,不到萬不得已他還不捨得將其斬殺。

聞聲。

仇雷,仇烈兩人臉上騰起大驚之色,他們和楚帝素未謀面,為何他對仇家的事情了如指掌。

思索良久。

仇雷乍然抬首,冷冽的聲音響起:「楚帝何意不妨明說,我們兩人可以將話帶給家父。」

「好!」

「回去告訴仇清河,良禽擇木而棲,楚國大門一直為他敞開,可為座上賓,莫做亡國奴。」

「還有記得提醒你父親,與虎同行,必受其傷!」

「行了,你們兩人可以離開,翼德,送他們出城!」

兩人一頭霧水,不知楚帝話中何意,起身在張飛的帶領下向軍營外走去。

兩人離開后,諸將神情不解,霍去病出列問道:「皇上,為何不將兩人處死,反而將他們釋放?」

「處死?」

「去病,仇家可是我們攻入江定城重要因素,他們兩人雖無仇鋒神勇,但都頗有將才,留之有用。」

諸將見楚非梵故作神秘,都不便開口詢問。

「大家都辛苦了,先下去休息吧!」

「記得通知江陽城送糧草輜重前來,朕斷定炎晉帝國一時半會攻不下來!」

眾將領命離開,楚非梵環顧四周,發現只剩下王彥章一人。

「彥章,你也下去休息吧!」

自從見到仇鋒以後,楚非梵總有一股不祥的預感,雖然炎晉只剩下最後一座城池,但他覺得攻打炎晉帝都絕對是一場驚天大戰。

………….

夜幕降臨,皎潔的月光灑落在官道上,兩道黑影疾行向前,隆隆馬蹄聲不斷傳來。

「二弟,馬上就到達帝都城下了,記住剛才大哥告訴你的話,不然會給仇家帶來殺身之禍。」

「大哥放心,烈兒常年在軍中混跡,這些道理心中都明白!」

噠噠噠………..

噠噠噠…………

馬蹄聲不斷接近江定城下,城上守軍將領聞聲,高舉手中火把向城外探去。

「來者何人,休要在靠近,否則本將即刻下令放箭射殺爾等!」

「韓將軍,我乃先鋒將軍仇雷,快快打開城門!」

「仇雷?」

守城韓將軍手中火把向下探了探,加上月光的照耀,終於看清楚兩人的樣子。

「仇將軍,皇上大軍早已回城,你們兩人怎麼到現在才返回?」

「戰場落敗,被楚軍俘虜,三剛剛僥倖逃出,連夜趕回,還望韓將軍開門放行。」

韓泰早知兩人被俘,沒想到他們竟如此開誠布公,加上其父是左丞相,弟弟又是皇上身邊的紅人,韓泰當然不敢為難兩人。

「打開城門,放了兩位將軍入城!」

仇雷,仇烈入城,和韓泰聊了幾句,策馬揚鞭向仇府狂奔而去。

此時。

仇府。

仇鋒被金城天雄解除了幻術,得知兩位哥哥被稱為楚軍抓獲,本欲出城營救卻比攔了下來。

無奈之下他返回了仇家,在柳煜看來仇鋒得知兩兄長被楚軍抓獲,他定會大開殺戒。

現在已經沒有必要在控制他,可柳煜不知道此舉正好弄巧成拙。

仇鋒剛剛返回仇府不到一炷香時間,府中管家疾步行風而至,聲音顫抖不已。

「老,老爺,大公子,二公子回來了!」

「什麼!」

仇清河喜出望外,身影驟然騰起,拉著仇鋒向書房外走去。

「唰!」

「唰!」

「孩兒不孝,讓父親擔憂了!」

奕萱 「孩兒不孝,讓父親擔憂了!」

「雷兒,烈兒快快平身,平安回來就好!」

「大哥,二哥回來了,又有人和我玩了!」

聽到仇鋒的聲音兩人詫異,今日沙場上一天仇鋒都對他們視若無睹,完全一副冷血無情,不識他們的樣子。

現在又回到了以前的樣子,這當真讓兩人無法想通。

「父親,孩兒有重要的事情和你相商!」

仇雷神情凝重,聲音嚴肅的說道。

「好,隨為父到書房一敘!」

「管家,帶鋒兒下去休息!」

仇鋒被管家帶了下去,仇雷,仇烈跟著父親進入書房之中。

「雷兒,有何是相商,直說便是!」

仇雷沉思片刻,將在楚營中發生的一切告訴仇清河,只見他臉上神色凝重。

「你們是楚帝放回來的,他到底是何用意?」

「可為座上賓,莫做亡國奴。與虎同行,必受其傷!」

仇清河喃喃自語,一直重複這句話,微眯的眸子中精芒掠動,嘴角噙著一絲苦笑。 時間一天一天的過去,《傑克奧特曼》也在一集一集的播放着。

沒有《怪獸使者與少年》的悲傷與諷刺,也沒有《傑克奧特曼在夕陽下死去》的絕望與瘋狂,彷彿回歸了正常。

就像是吃夠了大魚大肉的人,給他喝一杯清茶,會讓他感覺清爽宜人。

值得一提的是,越往後,隊長身上那個「神秘的聲音」出場的頻率越來越高,他口中的「巨大的陰謀」也逐漸浮現出水面。

「宇宙人想要進攻光之國?」

孩子們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話,不能吧!

光之國的設定,從《奧特曼》開始就有了一個明確的定義,宇宙第一正(黑)義(惡)戰(勢)士(力)。

不知道有多少超強的對手都在這裏折戟沉沙。

而且這些傢伙還特別護犢子,你打了一個奧特曼不要緊,一群奧特曼出來你算賬,把你打死之後還說是伸張正義······

宇宙人是心多大啊,敢挑釁這樣的存在?

可是佐菲言之鑿鑿,說這個叫【百特星人】的傢伙非常厲害,就算是光之國也要掂量掂量。

孩子們的胃口被高高的吊了起來,很多孩子之間的話題都變成了百特星人究竟有多牛逼。

就這樣,在孩子們的殷切期盼之下,《傑克奧特曼》的結局來了。

······

這天,海灘上,劇組全員聚集。

一個小男孩在沙灘上奮力的奔跑,對着那一個即將落下的夕陽揮着自己的右手,當夕陽落下之後,他停下了自己的腳步。

所有人看向了監視器後面的男人。

沈城看了一遍最後的畫面,站起身來,他雖然一身花花綠綠的海灘裝扮,但是那嚴肅的表情就讓人下意識的屏住呼吸。

「我宣佈,《傑克奧特曼》,正式殺青!」

沈城環視眾人,大聲喊道。

「嗷嗷嗷!殺青啦!」

「終於殺青了,老娘明天要買買買!」

「我剛來,問一句,是不是等一會要吃殺青飯?」

工作人員們歡呼雀躍,最近實在是太忙了,就算領導工資也沒有時間去花,可憋死個人了。

他們想要找沈城慶祝一下,但卻驚愕的發現沈城早就偷偷的溜了————笑話,我沈某還不了解你們?

明明知道我恐高,還每次把我扔起來,過分!

······

央媽少兒頻道也接到了《傑克奧特曼》最後一集,不敢怠慢,馬上插隊處理,爭取用最少的時間處理完畢。

緊接着就是鋪天蓋地的宣傳,衛平甚至還動用人情,在綜合頻道上找了一個不錯的廣告位,為這一集造勢。

對於奧迷們來說,大結局絕對是一次不能錯過的盛宴,就跟球迷眼中的世界盃一樣,雖然是一樣的內容,但直播跟轉播就不是一個味兒。

這一天。

無數家庭的電視轉到了央媽少兒頻道,傾聽着陪伴了他們兩個多月的片首曲。

明明已經聽習慣了的主題曲,再聽一遍,卻感覺別有一番滋味,就像是與一個相識已久的老友告別一樣。

傑克奧特曼第51集:《奧特五大誓言》

新年將至,人們帶着歡喜的笑容為新的一年做好準備,但他們不知道的是,一場災難接近了他們。

因為有之前納克爾星人成功的例子,外星人們也發現了擊敗傑克的辦法,那就是擾亂他的心神。

而擾亂心神最快的辦法就是綁架他最親近的人,讓向修樹不敢輕舉妄動,最後被他們宰割。

百特星人就是這麼乾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