額色庫微微一笑道:「脫歡老弟也想過要做成吉思汗么?」脫歡聞言再次眉頭一皺,繼而笑笑道:「這大草原的漢子,哪個不是以成吉思汗為榜樣,誰又不想成為他那樣的人?」脫歡回答的很是巧妙,一下就把自己野心給遮蓋過去了。

可額色庫哪裏會這麼輕易放過他:「嗯,可大多數人只是想想就作罷了,而我卻是要實實際際去做的,不知脫歡老弟又是屬於哪一種啊?」既然已經被逼到了死角,脫歡索性也就放開了回道:「那我自然也是和大首領一樣的!」

額色庫這才再次哈哈大笑道:「好好好,我就喜歡脫歡老弟這樣有志向的人,駿馬就該嚮往整片草原,雄鷹就該嚮往整片藍天,而我們,自然就該嚮往整個大草原,這才是我的好兄弟啊。」脫歡也終於忍不住問道:「那敢問大首領約我過來,是想和說商議什麼事呢?」

額色庫在岸邊站定,看着眼前的一碧萬頃,長呼了一口氣說道:「不知道上次和脫歡老弟說的話,你可都想清楚了?」脫歡也極目遠眺的悠悠說道:「自然是都想清楚了,大首領說的有道理,命運,永遠只能掌握在自己手中。」

額色庫轉頭看了脫歡一眼,才繼續說道:「想清楚了就好,那我們就差不多該着手為接下來要做的事做準備了。」脫歡點點頭道:「好,大首領只管說罷,需要我做些什麼?」額色庫依然不急不燥的說道:「不着急,你可知道阿魯台也向明廷朱棣上書請求冊封了?」

脫歡點點頭道:「知道,自從他為本雅失里發喪又傳檄各部為故主報仇之後,他就開始有些吃不消了,一邊是明廷的威壓,一邊是父王的步步緊逼,其他各部又不是真正聽命統屬於他,所以他必須先解決掉來自外部的大麻煩才能專心應對身邊的麻煩啊!」

額色庫正色道:「是的,面對阿魯台的請求,明廷朱棣肯定是會答應他的,並且會一邊安撫阿魯台一邊將強力打壓的矛頭轉向你的父王,因為此時對於明廷來說,你父王的威脅可是比阿魯台大多了!」脫歡若有所思的點點頭道:「所以,大首領的意思是我們的機會就要來了?」

額色庫沉聲應道:「當然,只要明廷和瓦剌開戰,你父王就必然要將大部分的兵力用於對抗朱棣大軍的征伐,到那個時候,漠北大汗庭可就空虛了。」脫歡驚訝的看着額色庫道:「大首領是要突襲大汗庭?可你就算得手了,也必然會被各位合圍啊!」

額色庫立刻眼神凌厲的看着脫歡厲聲說道:「所以啊,這就是你該做的事,若是你變成了瓦剌的大首領,甚至瓦剌的大汗,那這一切,就都不是問題了!」脫歡有些驚愕的看着額色庫,聲音發顫的說道:「你是要我親手殺了父王?」

額色庫眼神冰冷的說道:「當然不用你親自動手,就像當初,我的父親和兩位哥哥就死在我身邊,可他們卻是死於你父親之手,和我沒有任何關係。」脫歡再度睜大眼睛驚疑的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額色庫依然冷冷的說道:「我的意思就是,我的父親和哥哥可以交由你父王幹掉,而你的父王和兄弟,也可以交給我來幹掉!」

脫歡一時心中震驚無比,這些結果他雖然想過無數次,可他實在無法想像額色庫能當着他的面親口將這些話如此冷靜而平淡的說出來,就好像只是在談論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只是在說宰殺一隻家養的牛羊一般的小事!

不待脫歡回答,額色庫就繼續說道:「你也看出來了,你的父王似乎就只想做個重新尊奉黃金家族統治的賢臣,他最大的野心也不過就是做個可以隻手遮天的太師大人,將答里巴這傀儡大汗和薩穆爾監國長公主姥姥控制於股掌之中,他根本就沒有像我父親一樣的想着取而代之,更不會在他還是壯年的時候就傳位給你,所以,你不但離成吉思汗的夢想還很遙遠,就連承襲瓦剌各部的統治地位都還很遙遠!現在放在你面前的機會只有這一個,也已經不是你想不想做了,而是你只能這麼做!」

這一連串壓迫式的話語讓脫歡一時有些喘不過氣來,可卻又沒有任何的言語可以來反駁和拒絕,這都是他心裏早就想清楚想明白了的事,只不過是額色庫沒有留給他扭捏作態的機會罷了,良久,脫歡才長嘆了一聲,堅定的點點頭道:「好,干吧!」

——未完待續,敬請關注——

~~~~本文為篇長歷史小說《大明危局》第五卷「大明危局前傳」章節,如果覺得還不錯,敬請點擊下方書名加入書架訂閱更新~~~~~

。 吳微很自豪,彷彿她就是那個高級治癒系異能者一樣。

「你就是那個高級治癒系異能者?」蔡笑笑驚呆了,原來治癒系異能者可以這麼牛。

望着吳微的眼神都發着光。

「我,我不是。」吳微尷尬了一瞬。「不過那個高級治癒系異能者是我的表姐。」

吳微不想讓眼前的這個男人看低自己,只好將十幾年沒有聯繫表姐抬了出來。

本來楊柏川不想搭理這個可惡的女人,想等著蔡笑笑了解完所有事情之後,將她轟出去。

可是她居然是她的表姐,不管是真是假,他都不能扔下她不管了。

畢竟他的命就是她的那個表姐給治好的。

楊柏川的目光放在了吳微身上,他想要知道那個人的表妹和她的差距到底在哪裏。

吳微發現了楊柏川在看自己,害羞的低下頭,只一剎那,就用她那充滿愛意的眼神回應楊柏川的眼神。

可是當她抬頭一看,楊柏川的目光已經停留在了蔡笑笑的身上。

「哦!那你可以走了。」蔡笑笑摸了摸被塗滿葯汁的脖頸,只覺得難受極了。

絲毫沒有在意吳微眼中的詫異。

「我們剛才聊的很好。」吳微確定的對着蔡笑笑說道。

「嗯。現在聊完了。」不要以為剛才她那含情脈脈的眼神,她沒有看到。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蔡笑笑早就把楊柏川當做了自家人,像吳微這樣的女子,根本陪不上他。

「我以為你會留下我,我可以幫你解悶,我還可以將H市的一些新鮮東西告訴你,我還可以,,」吳微急於證明她的存在價值。

「不用了,這些等到我們到了H市的時候自然會知道的。」蔡笑笑不喜歡這個吳微,只想讓她離開。

「我到覺得將她留下來也不錯。」楊柏川的話改變了兩人的表情。

吳微是高興的,這個男人將她留下,不管原因是什麼,都證明她有一些用處的。

蔡笑笑則是驚訝,更多的是憤怒。

「你確定?」蔡笑笑用威脅的語氣對楊柏川說道,她想要知道這個男人到底是什麼意思。

「我覺得你現在有傷,她是治癒系異能者,總有些用處的,而且她的表姐救過我一命。」

聽見楊柏川的解釋,蔡笑笑只能無奈的答應了吳微留下。

「太好了,你們放心,我隨時為你們治療。」知道楊柏川是因為她的表妹才留下她,吳微還是高興的,但沒有那麼高興了。

「那現在就開始吧!」楊柏川注意到蔡笑笑很嫌棄他的草藥,無奈的寵溺一笑。

從小到大,最討厭的就是各種葯了,什麼時候都沒有改變。

「嗯嗯。」

吳微沒有任何反對,異能凝聚在手心,手心匯聚了一個光球。

「姑娘,待會你不要亂動,這團光很溫暖,不會對你不利的。」

看見蔡笑笑點頭,吳微才正式開始動手。

手中的光球輕輕的落在了蔡笑笑的脖頸上,忽明忽暗,不一會兒,蔡笑笑脖頸上的傷完全恢復,沒有任何痕迹。 安排好了三個孩子,李安安打車去了帝宮會所,進門被裏面金碧輝煌的裝修震撼。

裏面吃的用的無一不是奢侈品。

就是她現在身上的短旗袍,做工講究,每一寸恰到好處,將女人身體的嬌美體現出來,就是有點短,十分鐘她拉了不下上百次,還是短。

敷厌 「經理,這是我同事,第一次來你多照顧一點。」

同事小美和經理打個招呼就和她分開,去了別的包廂。

經理打量李安安很久,把她分在了另一組。

「好了,進去吧,裏面都是得罪不起的人物,小心點,如果伺候得他們高興了,你們的小費不菲。」

經理推開雕花大門。

李安安和另外幾個穿着短旗袍的女人魚貫而入。

包廂很大,足足有一百多平米,裏面裝修高端上檔次。

黑色真皮沙發上,幾個男人坐着喝酒。

李安安低着頭,頓時後悔,覺得不該來。這個場合再怎麼單純不了。

龍庭喝了一口酒,看着進來的幾個女人,一個個都是萬里挑一的。

他隨便指了一個到自己的身邊,又指向李安安。

「你去給他倒酒。」

李安安抬頭,龍庭眼底充滿了玩味。

「新來的?」

「嗯,我是新來。」

李安安很緊張,雖然這些男人沒有對她做出過分的舉動,但她覺得自己像只誤入虎口的小羊。

龍庭笑。

「好,那你去伺候我們這裏最最貴的大爺,你伺候好了他,讓他能把你帶走,我給你一百萬。」

他打趣,目光掃了褚逸辰一眼,他從進來就坐在角落裏默默喝酒。

不知道今天這個新來的女人能不能引起他的興趣,他再不碰女人,估計很快會傳出他不行的話了。

雖然不是事實,但也不好聽。

「我只是倒酒,不做別的。」

李安安搖頭,她聽出他的意思了,她不出賣自己。

龍庭笑出聲,果然是第一次。

:「那行,你去幫他倒酒,別怪我沒聽醒你,他脾氣很差,更不能得罪了,之前他扔出去好幾個女人了!」

李安安硬著頭皮往沙發邊上走,也沒看清坐在沙發上男人是誰。

開了手裏的酒瓶,彎腰給他的杯子倒酒。

褚逸辰坐在暗處,目光肆無忌憚打量在李安安的身上。

真是驚喜啊,他來喝酒,結果看到他的傭人這一面,來做這種端茶倒水伺候客人的事。

而且穿得這麼少!

「多少錢一晚?」

他啞著嗓子問。

李安安嚇了一跳,這個聲音怎麼那麼熟悉,像褚逸辰。

她猛然抬頭正對上褚逸辰深邃如寒潭的視線。

一驚慌,她打翻了手上的酒。

砰,價格不菲的酒掉到地上破碎。

李安安差點尖叫,經理說這瓶酒十萬。

結果被她打碎了,今天不僅不掙錢,還要倒貼。

問題還被褚逸辰看到了,褚逸辰果然是個災星。

褚逸辰看到她驚慌失措的樣子笑得冷酷。

「說少錢一晚?嗯」

李安安爆發了「我說了我不是賣的,只是服務。」

有沒有搞錯,每次遇到他都沒好事。

包廂頓時安靜了。

這個服務生敢對褚逸辰吼,死定了!

今天丟出去的第七個。

。零點中文網] 這段時間,程煜老師的那位同父異母的弟弟程坤,倒是的確找了季柚很多次,甚至許諾了諸多好處給季柚……但季柚忙著比賽,也忙著訓練與學習,哪裡有空理會他?

況且,這個叫程坤的人曾經派出紅毛一夥來搞事,差點斷了季柚的財路,季柚怎麼可能給他好臉色?

程坤本人給季柚發過好幾次消息,也找了好幾位魂器製造相關行業的人,過來與季柚套近乎,打探季柚的各種信息……季柚腦子有坑,才會理這種人?

所以,即便沒有程煜老師這一層關係在,季柚也不會跟程坤這樣的心懷叵測之輩來往。

因此,青釉的那個馬甲,季柚乾脆設置成拒絕一切陌生人的消息,瞬間,世界安靜了,再也沒有受到任何的打擾了。

……

程煜聞言,心裡再次感動的稀里嘩啦……

果然!

大師心裡是有自己的。

程煜抬起頭,一張胖臉堆滿笑容,說:「大師,這本來就是因我帶來的麻煩。您放心,我不會讓程坤這樣的人來打擾您的。」雖然脫離家族,但程煜畢竟來自主星,況且他在星網直播這麼些年,也是一號叫得出名字的網紅,豈能沒一點自己的人脈與關係網路?

因此,程坤哪怕費勁心機,也沒打探出青釉大師的任何信息,相反,由於真的惹毛了程煜,程坤最近還惹出了點不大不小的麻煩,一時間也沒有心思花在找青釉大師上。

季柚淡淡道:「嗯。」

接著。

季柚道:「活動交給你跟新的售貨員,有問題,再告訴我。」

交代完,季柚退出店鋪管理模式,接著,她重新披上了售貨員的馬甲,進入了店鋪。

店鋪內。

人山人海,但有程煜事先設定好的規則,倒也沒有絲毫混亂,當兩個售貨員出現后,現場才爆發出一陣陣的歡呼聲:「終於要開始了嗎?」

銷售、吆喝的工作,就交給程煜,季柚這次主要負責維持店鋪內的秩序,於是,她當著所有人的面,掏出一柄巨大的砍刀,砰地一聲,擱在腳邊。

程煜:「……」

顧客:「……」

程煜眼皮一跳,小聲道:「親,你注意下形象啊,知道的明白咱這是開門做生意,不知道的,以為咱這裡是開門擺擂台打架呢。」

季柚沖著程煜擠出笑,想了想程煜老師的年紀……於是,改了口,滿臉堆笑說:「阿大哥哥……你忙你的,店裡但凡有人敢鬧幺蛾子,我的砍刀——」

說著,季柚抬手摸了摸刀柄,眼倏地一沉,氣勢十足道:「必叫他好看!」

程煜:「……」

程煜忍不住抬手,撫額:額滴個娘親,這是哪裡來的憨逼?大師咋就敢聘她來做售貨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