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勝者,張楚嵐!」

就在葉晨觀察場上眾人反應的時候,比試已經結束。

張楚嵐憑藉自己的實力,眾目睽睽之下,硬生生打敗了諸葛青,這回,誰也說不出來什麼了!

「師父,剛剛,我是不是歐皇附體了?」跑上看台,長出來一臉興奮地看向葉晨。

小眼睛中還有著不過癮的勁兒。

還想再打。

「既然知道,那就老老實實地眯著,歐皇可不會隨時隨地附體。」葉晨笑道。

「師父,這是你的手段吧?」張楚嵐滿眼興奮,「教教我唄!」

「有了這手段,以弱勝強不要太容易!」

「去找王也,這本事他會,只要你能學會。」

擺了擺手,懶得搭理興奮的難以自抑的張楚嵐,葉晨帶著小白,一個瞬身離開了賽場。

離開的時候卻是正好接到了趙胖子的電話。

「啥事?」葉晨問道。

「關於十佬提名,這件事基本就算是定下來了,不過那如虎想要和你切磋一下,另外,上層想要見你。」趙胖子開口道。

「告訴上層,我現在想要睡覺,沒空,等有空的時候會去見,當然,他們要是想要來龍虎山,那沒問題,那如虎也是,只要來龍虎山,我就賞他一頓打。」

說完,葉晨乾脆利落地掛掉了電話。 第872章名留青史的一天

所以,只要空間升級,她就有可以離開這裡。

「我發現這裡靈氣稀薄,先讓我男人給你們做個的聚靈陣,你們好好修鍊。」

「多謝仙子。」

就這樣,花琉璃三人在正明派暫時住下了。

每天除了讓正明派的弟子去打探魔尊的妹妹–花語之外,還去尋找邪教的據點。

反正她閑著無事,順手滅一滅邪派,還能賺取些功德。

雖說空間正在升級,但賺取的功德點,還是會儲存進空間的。

所以不用擔心白忙活一場。

*

「小仙子,今天我們有找到關於花語姑娘的行蹤了。」

「找到了?在什麼地方?」

還不等花琉璃說話,一道黑影就急速衝來,抓著來報備的小童激動的雙眼瞪圓。

「公子,你先別急,聽我把話說完。」

魔尊壓下心種的激動,將小童放下,雙眼亮晶晶的看著他。

小童被看的臉紅心跳。

一個男人長的比女人還好看,要他們這些長的不算難看的還怎麼活喲。

「根據工資提供的畫像,我們打聽到花語姑娘被邪修抓走了,聽說邪修要弄一個什麼邪陣,專門抓陰寒體質的姑娘去獻祭。」

花琉璃看了小童一眼,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小童聞言,道:「這件事很多門派都知道,只是如今邪修猖狂,正派之士少之又少,我們就算知道他們要做什麼,也沒能力阻止。小仙子,您這段時間滅了不少邪修的據點。如果您去的話,一定能救了花語姑娘。」

花琉璃聞言,沉默片刻后,道:「咱們現在多停留於一分,你妹妹可能就多一分危險,小傢伙,你把關於邪修老窩的圖紙給我。」

「好。」

……

此時花琉璃三人帶著正明派青天派的弟子,朝著邪修老窩而去。

「仙子,這個地方曾經是幽冥海域,上界的人來了之後,將幽冥海域的攪的天翻地覆,海水淹沒了城鎮,然後就消失不見了。經過幾十年的沉寂,成了這個滿是沼澤的地方。」

這裡的確都是的沼澤,一不小心就會被變異的食人魚生吞。

變異食人魚,體型大如成年大象,半個身子都是嘴,牙齒鋒利且堅固,而且常年在沼澤地跳躍,皮糙肉厚,普通的法器很難傷到它。

花琉璃淡定的用精神力又斬殺一頭食人魚。

正明派的弟子忙跑去將食人魚的腦袋砸開,掏出裡面的晶石。

這晶石是他們吸收靈氣的重要東西。

雖說裡面含的靈氣沒有靈石的多,但他們目前只能用這個東西來補充靈氣。

花琉璃拿出幾把包裹了精神力的匕首,丟給那幾人道:「用這個東西剝,速度比較快。」

看著寒光閃閃的匕首,幾人欣然接受。

果然在對付食人魚的時候,輕鬆了不少,一刀下去,絕壁白刀子進,紅刀子出。

沼澤地禁飛,且倒出都有看不到的沼澤,所以他們行走的很慢。

一伙人花了半個月的時間才離開沼澤地。

正明派與青天派的弟子,每人收穫頗豐。

花琉璃這個人對自己人很大方,一路上,靈液丹藥沒少給。大家對這個相處沒多久的仙子很喜歡。

人不光漂亮,出手還大方。關鍵人家修為還很高。

「終於離開沼澤地了,仙子,我已經與其他門派都聯繫好了,我們會在三天後,一同前往邪教,到時候定將他們一網打盡。」

花琉璃點點頭,道:「如此甚好,不往你們身為正派人士。」

自古以來正邪不兩立。

邪修在沒了問天派之後,如雨後春筍般迅速崛起。

相反的,那些正派如秋後的枯葉迅速凋零,很多大家族以及門派短短數年,就消失在茫茫大陸中。

护她周全 這一點兒花琉璃怎麼都想不明白。

到底是怎樣恐怖的勢力,才能在短短几年,讓一個大陸的大家族與大門派凋零消失?

上界?

是怎樣的一種存在?

不過,不管他們怎麼變態,都阻止不了要上去的腳步。

輪迴境是空間的一部分,任何人都不能搶走。

「仙子,之前你說會提供丹藥補給?是真的嗎?」

小仙子的煉丹術出了名厲害,只是現在靈藥稀缺,一顆三級丹藥都能賣出天價。

「沒每兩顆五級極品聚靈丹。」

「五級丹藥?還是極品。」

他們感覺自己在做夢,有些人甚至忍不住掐自己的大腿……

「我先把屬於你你們的丹藥發放一下。」

「好。」

花琉璃從儲物戒中,拿出極品丹,每人給了一瓶。

正明派與青天派一共才五百人不到。

包括哪些掌門以及長老堪堪五百。

一千顆丹藥,她有。

花琉璃把丹藥發放之後,道:「這一趟,你們很可能有去無回,這是為民除害,讓你們名留青史的一天,只要咬牙堅持,勝利就在你們跟前。」

「是。」

邪教就在前方一百里處的山中。

如今她空間升級中,很多東西拿不出來,不然她到是可以多給這些人一些防身工具。

「大家握好武器,咱們出發。」

花琉璃看了司徒錦與魔尊一眼道:「咱們的目的是抓住他們的頭目,說不定那虛空大掌就會出現。」

到時候她無需通過時空門就能前往上界。

「白老弟,多年不見,你還是老樣子啊。」

正說著,就見一身黑衣,面容剛毅,氣質粗狂的男人憑空出現。

花琉璃詫異的看著他手中的捲軸。

時空捲軸。

這是一種可以短時間穿梭兩地的寶貝。

曾經在一本怪談上看到過關於它的解說。

察覺到花琉璃的目光,男子嘿嘿笑了笑道:「這位就是你們信上說的小仙子?聽說是一名煉丹師?」

「沒錯,這次剿滅邪修的行動就是她發起的,太多的細節我就不跟你說了,一會兒讓你的弟子快些過來,小仙子要每人送兩顆丹藥。」

男人聽后,笑了笑道:「那感情好,一會兒那群崽子就到了。」

正說著,就覺地面一陣輕微顫動,慢慢的震動的越來越大。

花琉璃看著遠處騎著怪異馬匹過來的人,道:「這些馬……?」

男人摸著鬍子,哈哈笑道:「這是麒麟馬,速度之快,而且不畏懼食人魚,在沼澤上更是如履平地。」

麒麟馬?

體型巨大,偏蹄子下面有一種軟墊,在經過沼澤地時,那軟墊會張開,保持身體平衡,不被沼澤吞噬。

。 「先留着,看她接下來有啥動作,要是再針對我,你就讓她徹底爆紅!」

喻言看了看內容,嘴角漏出一抹微笑!

許沁看到了她這個笑容,就放心了很多!

只要喻言不再出現剛回來的這個表情,她就可以放心睡覺了!

只要是喻言這麼笑,就肯定是恢復了鬥志!

兩人相安無事的睡了一覺。

第二天一早喻言就早早的起來了,約了好幾個中介去看了房子!

看了一上午,也看不到滿意的房子!

中午的時候,喻言難得的竟然接到了喻坤的電話!

「言言啊,我是爸爸,你今天有事么?來一趟公司!」喻坤態度良好的給喻言打電話!

那慈父的聲音彷彿是父慈女孝的模範父女一樣!

喻言毫無感情的開口,「你要是有事就在電話里說,我沒空找你!」

上次挑起了喻坤和喻美之間的爭鬥,這不過才兩天就對她毫無恨意了??

裝也要裝的再像一點這不就是明顯有事情要求到她么?

喻坤有些生氣,最近這兩個女兒真是越來越不聽話了!

一個就出各種問題一個就各種收刮他的項目,他的錢財!

但是為了能夠讓喻言乖乖聽話,他也只能繼續耐著性子繼續說話!

「言言。我是真的有事找你,是關於公司的事情,你來公司一趟,咱們面談!」

喻坤微笑着咬着牙說着,心裏對這個女兒的怨恨又增加了幾分!

「想見我,以後和我的助理約時間!」喻言說完就掛斷了!

真特么的無情!

她母親的墓碑被搗亂。他不可能不知道!

剛剛聊天說了那麼多沒用的,就是沒關心一下墓碑的事情怎麼解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