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隨著一連串破空聲,十數支箭矢大多準確的命中了幾十米外的豬妖,所有人都緊張的看著,但他們卻失望了。

豬妖雖然瞬間嚎叫聲就大了幾成,說明它的確被箭射痛了,但是隨著它變異的分叉蹄子在身上那麼用力一抹,大部分箭矢就直接掉在了地上,它們根本就沒能穿透豬妖那厚實的肌肉!

但隨後響起的陣陣雷鳴,卻讓那頭豬妖的嚎叫聲瞬間變成了慘叫聲,因為鐵炮兵們發力了!

被選為目標的豬妖身上瞬間就多出了幾個流血的大洞,甚至連腳下都變得踉蹌起來,即使它擁有厚實的肌肉作為天生的鎧甲,卻也無法抵擋火藥武器的攻擊。

最致命的則是來自宮部繼潤的那一槍,他準確的命中它的肚子,不知道是它肚皮處的防禦格外弱小,還是本來就有傷,總之它厚實的皮膚被輕易的擊破了,現在那裡如同破損的水囊一般,不斷的向外噴濺著鮮血,甚至連血糊糊的內臟都露了出來。

而且因為是被火藥武器所傷害,傷口處不僅創傷面積極大,也被破碎的鉛制彈殼所污染,如果換成了人類遭受了這麼重大的傷害,別說是戰鬥了,如果不儘快處理掉傷口的話,能活幾天都是個問題了。

一直密切注視著的新九郎,見狀也不由得有些驚異起來。

他原本以為按照這個時代落後的技術,鐵炮的威力並不會特別的出色,但是在真正實戰過後,他發覺自己還是低估了它的威力。

這讓他立刻收起了因為得到法術之後而升起了些許驕傲之心,他得到了黃龍的助力,得到了安倍晴明的傳承,但這僅僅是代表他擁有了一個較高的起點和遠大的未來,現在的他還過於弱小,世界上仍然存在著許多能殺死他的方法啊。

這時火箭繼續射擊,更有幾個機靈些的弓兵努力的將火箭射向豬妖的傷口,並且僥倖的成功了一次。

烈焰瞬間在那頭豬妖身上升騰起來,同時它的哀嚎聲也變得更大了。

它身上厚厚的脂肪在平時可以讓它承受更多的傷害,但是在面對火焰之時,卻反而成為了弱點,因為脂肪是易燃的,而且這次還是直接在它體內燃燒了起來!

儘管它在驚怒之下,強忍著痛苦將火箭拔了出去,但同時也讓自己的傷口變得更大。

距離開戰僅僅過了不到半分鐘,就已經有一頭豬妖直接失去了戰鬥力!

。「我不說了么,就當沒掙過那些錢。」錢一達的父親滿不在乎道。周麗芳和錢一達正打算改變錢程的想法,錢程的手機卻響了起來。

《春雨夏花》第037章無理取鬧 「不會。」

阿波羅搖了搖頭,溫和的說,

「接下電話是一個禮儀,但是我也不會隨意的去玩弄女人的情感。」

聽著阿波羅的話,王玥難得的感覺有點不可思議。

因為阿波羅說的都是真的,裁定沒有任何反應,這說明對方說的是真的,不由的發出了一句感嘆,

「真不可思議希臘居然還有你這樣的存在,我以為黑帝斯已經是萬中無一的了。」

「十分抱歉給你帶來這種誤解。」

阿波羅苦笑的坐下來,

「雖然從某種方面來講其實並沒有什麼錯誤,很抱歉希臘給你帶來了不愉快的回憶。」

「不至於。」

王玥聳了聳肩把咖啡放下看著阿波羅說,

「我們就直接開門見山吧,你這次來找我是為了什麼?」

「因為你的隨從正在做的事情。」

阿波羅難得的收起了他那副溫和的笑容,十分認真的說,

「我想你應該知道,她正在屠殺,雖然我不清楚你是怎麼和收割者扯上關係,但是她現在做的事情多少會讓我有點困擾。」

「我不想我的子明因為這個恐慌。」

王玥看著阿波羅,確認他說的都是實話后,嘆了口氣說,

「說實話我最怕應付你們這種爛好人了。」

說著從置物室里掏出了從福賈斯那拿來就沒有還的懸賞冊放在了桌上說,

「那我也就直說了,不知道是誰給我造成了點小麻煩,所以我需要處理一下。」

阿波羅看著桌子上的冊子也皺了皺眉頭,

「這是。。。懸賞?」

「知道?那我就不用多解釋了。」

王玥隨意的翻開了冊子中屬於自己的那一頁放在阿波羅面前說,

「沒錯,我被懸賞了,而那兩個就是被我『感化』的雇傭者。」

「為了不讓我的旅程有更多的麻煩事,所以我選擇讓她們先發表一下宣言,這樣可以給我省不少事情。」

說著王玥收回了冊子淡定的說,

「你也知道,我這種敏感的存在很容易造成一些奇奇怪怪的衝突不是么?」

「說的也是。」

阿波羅苦笑了一下,他算是明白王玥為什麼會針對那些人了,如果如王玥所說,他確實沒有理由阻止王玥,甚至還應該幫王玥一把。

畢竟那些雇傭者大多是什麼德行他可是清楚的狠,而王玥是什麼脾氣從他怎麼對付阿佛洛狄忒也不難看出。

這種事情最好的解決方案就是直接扼殺危險在搖籃里。

真要發展到一定程度。。。。阿波羅絕對相信對方會把王玥的情況添油加醋的散發給各個勢力,然後就等著各個勢力開始對王玥動手。

到那時候,阿波羅可不相信王玥會忍氣吞聲的啥也不做,阿佛洛狄忒都差點殺掉的人會真發起狠來會在意其他?

Smart Yamaha XT500 ( supermoto\u0026#39;d ) - Kop Hill Climb 2014 | Flickr怎麼想都不可能。

那現在還是廢墟並且靠近就會造成死亡的美神神廟可以說還在那裡提醒這發生了什麼呢。

略為思索了一下后,阿波羅微微點頭說,

「對於這群蛀蟲,雖然這麼做只能達到暫時的清理,但是我很願意幫這個忙。」

「但作為交換,我希望你可以讓收割者回來。」

「我會用我的方法幫你處理他們,我想這樣對你來說也不失為一個不錯的解決方案吧?」

王玥挑了挑眉頭,他倒是沒想到阿波羅會做到這個地步,但確實對自己百利而無一害,所以聳了聳肩說,

「可以,只要你不嫌麻煩。」

「不麻煩。」

見王玥同意,阿波羅也十分高興的笑了笑,

「十分感謝你的諒解。」

看著阿波羅,那燦爛的笑容,王玥不由得暗自吐槽了一句,

「這年頭小太陽還真的都是小太陽啊。。。。」

。。。。。。。。。。。。。。。。。。。。。。。。。。。。。。。。。。。。。。。

既然答應了阿波羅的請求,王玥也沒有多說什麼,直接找了個地方就把歐裡帶了回來,當然順便還幫她清理了一下血跡什麼的。

只不過由於出來的地方是更衣室,並且歐里的眼神還有些許遺憾,不少人用異樣的眼光盯著王玥,眼神中有羨慕也有嘲笑,這讓王玥十分不爽。

但是王玥當然不會以為這個大開殺戒,也就是讓這些莫名其妙的抽個筋,平地摔,一不小心骨個折什麼的,絕對沒有謀害性命的意思。

而歐里當然也少不了人的搭訕,只不過相比宗瀅,歐里雖然看起來冷冰冰的,但是行為卻比宗瀅狂野的多。

至少看著被歐里一巴掌打翻以後丟進垃圾桶的男人,王玥都會略為憐憫一下對方確實有點可憐。

使喚歐里去照顧宗瀅和智代后,對著不遠處還在吧台的阿波羅點了點頭。

而阿波羅看著歐里略為驚訝了一下后,也微微點了點頭,留下了一筆小費后也起身離開了。

王玥做到了他做到的,那麼阿波羅當然就應該去自己那部分了。

接下來,在人們不可見的地方,每小時都有雇傭者被這個城市的管理者不客氣的丟出這個城市,當然也少不了對交接者進行了警告。

自此,在雇傭者中,傳出了兩傳言。

第一,那個東方的妖精雇傭了收割者,而收割者也十分忠實的完成了他們的工作,就是手段有些殘忍。

第二,那個東方妖精和希臘的阿波羅有一定的關係,阿波羅直接警告了所有雇傭者東方妖精是他重要的朋友和客人,如果有任何人打算在希臘對付他,就應該想好如何面對阿波羅還有他的姐姐的憤怒。

自然而然的,本來向聞到腥味而趨之若鶩的大多數雇傭者選擇放棄。

畢竟這對他們來說危險係數是在是大的不可以思議,如果那個東方妖精還不夠強的話,到頭來他們獲得的利益也少的可憐,有些得不償失。

當然也有一些對王玥更加感興趣的存在,畢竟能成為阿波羅的朋友還雇傭了本來應該是去拿下懸賞的收割者,其中的一些貓膩當然也十分值得考究。

甚至有的乾脆就是為了刺激想要挑戰收割者而關注的王玥。

但是不管是誰由於阿波羅的問題,他們自然也不會在希臘觸碰阿波羅的霉頭。

所以他們十分有耐心的等待,等待王玥離開希臘的那一刻。

但不管怎麼樣,王玥的目的達到了,至少在希臘範圍內,不會再有哪個犯傻的會專門來找他麻煩。

某個美神除外。

7017k 面對燕青絲鋪天蓋地的一頓責罵,林允兒直接懵了。

她素來少與人起爭端,何況對方還是自己名義上的妹妹,比自己小好幾歲。

林允兒自然不可能……臉紅脖子粗地吵回去,一時間竟然不知道作何反應,只是愣愣地看著。

燕青絲見林允兒不說話,心裡以為是她自知理虧。

「臭表子,早知道你不是什麼好東西,聽說你之前在林家,就勾引姐姐的丈夫,把秦風勾引到手了!」

「狗改不了吃屎,以前被當成私生女的時候,喜歡搶人家的,現在我爸認了你做正兒八經的大小姐,也還是改不了!」

「我真的很奇怪,我爸的血脈,怎麼能生出你這麼個恬不知恥的東西!真不知道你親媽,到底是什麼人!」

「你!」

林允兒本來就是一頭霧水的狀態,直到燕青絲開始侮辱林允兒的生母,她終於忍不住了。

林允兒騰地一下站了起來:「燕青絲!我忍你很久了,你到底什麼意思,劈頭蓋臉地就進來罵我一頓,有什麼事情,先說清楚不行嗎?」

她是真的不知道,燕青絲為什麼這麼憤怒。

畢竟,剛才燕東來帶著姐弟兩人在樓下,和四皇子說話的時候,林允兒因為承受不了秦風身亡這個消息,早早就離開了現場。

惡性趣味 不過,就算林允兒當時在場,知道四皇子向她提親,她也理解不了燕青絲的憤怒。

因為,林允兒一點想要嫁給四皇子的意向都沒有。

燕青絲也是經過這麼一茬,才想起來,剛才四皇子殿下求娶林允兒的時候,林允兒並不在現場。

不過,四皇子平白無故的,怎麼就看上林允兒這個丫頭了!

肯定是林允兒,表面上一副清純無辜的樣子,背地裡用了什麼見不得人的手段。

不然,自己和四皇子好端端的,四皇子怎麼就突然移情別戀了?

燕青絲上下掃視著林允兒,愈發覺得痛恨。

看林允兒這身打扮,不施粉黛,不就是故意想要炫耀,自己就算不化妝,也不比燕青絲差嗎?

好一朵白蓮花!

好重的心機!

偏偏男人就特么吃這套。

思及至此,燕青絲當即怒道:「混賬,還在這裝白蓮花!」

林允兒又不傻,當然知道燕青絲此刻的語境下,嘴裡的白蓮花,當然不是在誇獎自己。

她咬了咬唇,正欲說什麼,燕青絲卻乾脆地打斷了林允兒的話。

「在背地裡勾引別人的男人,很爽嗎?真不知道你這個狐狸精,用了什麼手段,不聲不響的,就讓四皇子向你提親了!」

「還口口聲聲說什麼,一見鍾情一見傾心的,為你打掩護!呵呵,承認吧林允兒,你和四皇子偷偷摸摸,有多久了?」

燕青絲此話一出,林允兒都愣住了。

她和四皇子私相授受?

不可能的事!

她在此之前,根本就不認識什麼四皇子,今天,是她和四皇子第一次見面!

而且,這第一次見面,就帶來了秦風的死訊,無論如何,林允兒是有些不爽四皇子的。

怎麼可能和四皇子結婚?

林允兒一下子,就從被燕青絲辱罵的憤怒當中,冷靜了下來。

看來,應該是四皇子不知道出於什麼原因,莫名其妙地向自己求婚,惹怒了燕青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