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兄,怎麼了?」此刻蘇戰注意到了王立皺起了眉頭,不由問道。

王立道:「沒什麼,只是一點小事,我去處理下,你們先吃。」

說完,王立匆匆離去。

而蘇戰,蘇御他們開始吃飯了。

不得不說,萬聖樓的吃食,非常的鮮美,可口,哪怕是不怎麼愛吃的蘇御,這一次也吃了很多。

然而,就在他們吃的很盡興的時候,忽然房門被人強行打開了。

一個肥胖中年男子大大咧咧的走了進來,在他身邊,跟着四位大宗師,看那打扮,顯然是萬聖樓的人。

「蘇戰,蘇御,我們萬聖樓今日有重大的事情要處理,你們立馬離開這裏,至於你們的伙食費,我們全免,請吧。」胖子面無表情的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我們進來前,可沒有聽說過,你們萬聖樓今日有什麼重大的事情?」蘇戰眯眼。

「呵呵,之前是沒有,但現在有了,請吧。」肥胖男子王鶴冷聲道。

而他身邊的四位大宗師,此刻也都邁步而上,往蘇御蘇戰那走去,看那架勢,要是蘇戰蘇御不走,他們就要來強的了。

蘇戰看了眼左右兩旁走來的四位大宗師,嗤笑道「你覺得,他們四個夠嗎?」

轟。

說話間,蘇戰起身,身上的強大氣息擴散了出去,震得四個逼近的大宗師猛的後退了三步。

四人頓時色變,如臨大敵的看着蘇戰。

肥胖男子王鶴也面色變了。

「你竟然踏入了半步大宗師境?」

「剛踏入。」蘇戰冷聲道:「我今日給我兒接風洗塵,不要來打擾我,不然,我會將你們五人,一起打包,踹出去。」

「你……」肥胖男子王鶴面色大怒,「蘇戰,這裏是萬聖樓,你可敢在我們這裏鬧事,你不想活了嗎?」

一纸寄来书 「萬聖樓又如何?惹毛了老子,老子就是麒麟府的人,都敢打……」蘇戰眯眼看了過去。

蹬!蹬!蹬!

僅僅一眼,嚇的王鶴心驚肉跳的,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

背後,已經完全被冷汗打濕了。

就在剛才,他從蘇戰的眼裏,感受到了森然可怖的殺意。

蘇戰,在整個贏國武道界,號稱戰神。

年輕的時候,不知道多少強者,多少天才,死在了他的手裏。

用一句話來形容,那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唯一信奉的,就是拳頭。

「王鶴,蘇戰蘇御他們是我的朋友,你這是做什麼?」而此刻,王立走了進來,一臉怒色的盯着王鶴。

王鶴看了眼王立,沉聲道:「他們冒犯了我們萬聖樓的威嚴,王立,你跟他們是一夥的,就等著樓主懲罰吧。」

說完,再也不敢停留,轉身就走。

四個宗師境強者緊隨而上。

「那個孫子是誰?到底怎麼回事?」王鶴走後,蘇戰看向了王立。

王立苦笑道:「他是我們王城萬聖樓的副樓主之一,自從我晉陞后,一直看我不順眼。」

「蘇兄,蘇公子,十五王子殿下,不好意思了,讓你們見笑了。」

「無妨,那孫子,我看他不順眼,等我找機會,替你處理掉他。」蘇戰罷了罷手。

聞言,王立頓時色變,道:「蘇兄,不可,那傢伙,可是我們萬聖樓總部,二樓樓主的親孫子,你可不能對他下手。」

「二樓樓主?你們萬聖樓,還分幾樓樓主嗎?」蘇御好奇,這還是他第一次聽說。

王立看了眼一臉好奇的蘇御,道:「我們萬聖樓,在北疆武道界,有九座主樓,從下到上,依次是一二三四五,直到到九,越往上,實力越強,即便是一樓樓主,起碼也得是一位王者,才能勝任。」

「九樓樓主,更是一位王者境巔峰強者。」

蘇御道:「你們萬聖樓的樓主,不是一位聖者嗎?」

聞言,王立點頭道:「我們老祖,的確是一位聖者,不過他老人家已經很久沒有管事了,只有我們萬聖樓遇到了無法處理的大事件,老祖才會出現。」

「蘇兄,蘇公子,你們慢慢吃。」王立再次說了一句抱歉后,便是離開了。

「看來,這萬聖樓的內部競爭,也很激烈啊。」當王立走後,十五王子贏暨驚嘆道。

其餘人,也都點了點頭。

這王城的萬聖樓,也只是九座總樓的分部,分部尚且內部競爭已經很激烈了。

北疆武道界的總樓之間的競爭,恐怕更加的激烈吧。

當然,他們內部的競爭,與蘇御等人沒有什麼關係。

很快,他們就吃完了,走下了萬聖樓三樓。

而在他們剛下樓,王立再次匆忙走了上來,一臉凝重。

「蘇兄,你們暫時還是先別走,龍氏一族的老祖龍嘯天,就在外面等你們。」

「殿下。」而此刻,一位王宮的老太監來了。

蘇御認識他,曾經與他在金池郡見過一面。

王宮的三大太監之一。

衛賢。

「殿下,陛下有旨,宣您進宮。」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審神者總愛撿白毛最新章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全文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txt下載、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免費閱讀、審神者總愛撿白毛圓羹

圓羹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在橫濱和異世界反覆橫跳、審神者總愛撿白毛、

。 要論除皇室之外的大夏頂級權貴,如齊國公府那等的開國公府算是頂級中的頂級,而忠德侯府也不差,這也是傳了幾百年的開國侯,即便如今,那也算得上一流權貴,只是相比齊國公府這等人家略差些而已。

就是陸沉舟自身,雖則才二十齣頭的年紀,但已經是大夏六部的從三品侍郎,此人乃是兵部右侍郎,在兵部這種大夏最重要的職權部門,也能算得上三把手,權柄僅次於兵部尚書和左侍郎,甚至因為他還有個忠德侯世子的身份,在兵部可與左侍郎抗庭分禮。

他這次之所以能出現在臨江,其實也是因公差途徑臨江,正好在臨江有事要辦,然後聽說陳見水收親傳弟子,陳見水與他有恩,曾救過他的性命,而收的弟子,又有些特殊,是公玉瑾的外孫女。

而此前在途中遇上豫親王,豫親王叮囑過他,公玉瑾的後人在臨江,如果遇上,請他多照顧些的話,所以他才會親自參加這場拜師禮。

豫親王是軍方人,和兵部本來交集就多,兩人交情還不錯,陸沉舟也知道些關於公玉瑾的事,畢竟當初公玉瑾是太醫院的院正,是真正為大夏帝的健康負責的人,可不是一般的太醫,所以豫親王請他照顧公玉瑾的後人,陸沉舟以為豫親王大概是想回報欠公玉瑾的人情,也沒多想。

有些內幕,外人不知,忠德侯府這等人家,還是知道些的。

這會兒見到晏家這一行人,心裏倒是不由點頭,真沒想到,鄉野人家,竟也能養出一眾如此出色的兒女。

而這小姑娘,又得了公玉太醫的真傳,那陸老爺子收她做親傳弟子,也算是意料之中了。

一行人說了會兒話,便有受陳老爺子邀請過來見證拜師禮的賓客過來,陳老爺子領着靈素去見禮,而晏家其它人,則被請去偏廳里說話。

等客人到齊,收徒儀式的時間也到了。

收徒儀式其實倒也簡單,先是陳老爺子致詞,感謝大家過來見證,然後把靈素誇了一通,說了些勉勵的話,再然後靈素跪拜奉茶,陳老爺子受茶后,禮成。

接下來便是宴席,人不多,來的卻都是清澤府杏林有名的醫者,宴席結束后,陳見水把靈素製成的藥丸,給每人都帶了一份,很是得意道:「這是老夫的徒兒親手所制,諸位回去也請品鑒一二,看看這藥丸效用如何。往後這些藥丸我們仁德堂皆有出售,只可惜量不大,諸位醫館如有需要的,只管過來商談。」

這操作,也算是神來之筆了,好好個拜師宴,硬是讓老爺子搞成了產品發佈會。

大家拿着裝了藥丸的盒子,心裏直翻白眼,心道,這老東西倒是會見縫插針的給他徒弟揚名。

但醫者和別的職業可不同,沒真本事,再吹都沒用。

老東西這麼不遺餘力的吹捧徒弟,看樣子,那小姑娘還真是有些本事的。

席間他們倒不是沒人試探過那小姑娘,可人家小姑娘態度不卑不亢,問題對答如流,有些見解,讓他們都有耳目一新之感,這麼點年紀,委實難得。

等到他們回去后,好奇之下把那些藥丸拿出來鑒定了一下,別說,這些藥丸要真是那小姑娘自己定的配方,那就絕對算得上杏林百年難遇的一個天才人物。

至少他們的徒弟,甭管年紀多大了,都是絕對弄不出這樣的好葯來的。

心裏難免酸了一把,自己比不上那老東西還罷了,怎麼連收個徒弟也叫人比下去了?

當然這是后話,此時仁德堂里,陳老爺子考校了一下靈素,對靈素的學習成果相當滿意,他讓寄奴送去讓靈素看的一些醫書,靈素基本上都吃透了,甚至有些脈案,靈素提出了不同的見解,她自行開的方子,也有獨到之處,有些醫案的她擬的方子,甚至比原藥方更為高明。

對此,老爺子心裏別提多高興了。

這樣的徒弟,一點就透,提的問題,有些連他都得慎重思考後才能作答,教起來別提多省心了,

他主攻的方向就是婦科和兒科,在這兩方面,大夏還真沒哪個醫者能和他比,因此他教的,也主要是這兩方面。

剛好靈素又是小姑娘,學這個正合適。

靈素學的自然也很用心,這也是對她醫道的一個補充,畢竟最好的醫者,其實擅長的方向都有些不同,靈素上輩子雖有神醫之名,但於醫學一道,她所學所會,其實也不過是醫道的滄海一粟罷了。

等知道靈素在晏家村選了幾個孩子跟着學醫,其中還有女娃兒時,老爺子也是支持的,大夏女醫者極少,而其中的弊端,老爺子比誰都清楚,他甚至還道:「學醫不是一朝一夕之事,想教導出合格的醫者,亦非易事,但這事你既然做了,就得做到底。等他們有了基礎,往後你若忙的顧不上,也別鬆懈,給我捎個口信,我若有空便過去幫你教導他們些日子。」

靈玉聽了高興道:「師父仁心,我先代他們謝謝您。等我們家的事情都安定下來,我還想着開個專門教授醫術的學堂,介時還想請師父去教授醫術呢。」

「開個專門教授醫術的學堂?」

靈素點頭:「醫術傳承艱難,多是以師徒父子相授為主,可誰能保證就一定收到得有天份的學生,或者家中子侄定能出現有天份的人才?一旦沒有合適的人可傳承,便有斷了傳承的可能,如此豈不是杏林最大的損失?敝帚自珍,全無益處。倒不如公開傳授,也能多些醫者。若能因此把公玉氏的醫術得以發揚光大,想必外祖父他老人家九泉之下,亦會欣慰。」

陳見水聽得開懷大笑。

當初若不是公玉瑾公心大於私心,也不會指點他。他難道就不是受益者?

若無公玉瑾的傾饢相授,他的醫術,未必達到今日的高度。

正如小丫頭所說,何必局於一家一姓之利,而忘了醫術原就是用來治病救人的。

「好,你若真開設醫學堂,為師必去為你撐個場子,別人不願教不敢教,我願我敢。我的醫術原就是要傳給你的,你不在意,為師我又在意個什麼?等你學堂建好,為師再給你找幾個先生去。」

這若真開成了,那就是大夏第一家公開傳授醫術的學堂,其意義,陳見水用腳趾頭,都能想得明白。

公玉氏數百年傳承的醫術,他陳見水的醫術,杏林之人哪個不想學?還愁招不到學生?只怕不只民間能招不少學子,便是杏林世家,亦會有人迫不及待的跑來學習。

一旦學堂成了氣候,靈素之舉,便是開了杏林之先河,絕對會在醫道上,落下濃墨重彩的一筆,如此大功德,誰人能比?

。 「三棲明星?你的野望倒是挺不小的啊,關鍵是你覺得這可能嗎?而且,你至於這麼的捧她嗎?怎麼?看上人家小姑娘了?」汪蠻蠻似笑非笑地問道。

哪裏預料到,潘忠義的臉上罕見地浮現出了一絲不好意思的神色,他連忙說道:「哪裏有,我只是在想着趁着她現在還比較年輕,或許多發展其他的道路,說不定能夠走得更遠,那樣對於我們公司來說,不也是一件大好事情嗎?」

「是嗎?」汪蠻蠻看着潘忠義,似笑非笑地說道。

「這肯定的啦,不然的話。我也不可能會千里迢迢來到這裏是不是?」潘忠義嘿嘿一笑,說道,「如果沒有什麼發展機遇的話,我也不會提前跟你說這個事情了。」

聽到潘忠義的話。汪蠻蠻雙手環胸交叉,淡淡地說道:「不管怎麼說,就算是跟員工談戀愛,你也要注意分寸才行,不要忘記了你的身份,還有,眼睛睜大一點,千萬不要被騙了。」

「哎喲。老姐,我都已經跟你說了,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個樣子啦!」潘忠義出聲解釋道。

「你不用解釋,反正我也不關心,更何況,這是你的事情,我只是提醒你一下而已,你想不想聽,那是你自己的事情,跟我無關,只不過,要是以後出了什麼後果,你覺得自己能夠承擔就行了。」汪蠻蠻淡淡地回應道。

「哎呀,老姐,不要說這個事情了,我聽說姐夫也在台都里,這個消息,是不是真的啊?」潘忠義看着汪蠻蠻,臉龐上露出了好奇之色,出聲問道,這擺明了就是想要轉移話題。

聽到了潘忠義的話,許林愣了一下,臉龐上露出了古怪的神色,心想着你們好端端的不談你們的工作。沒事情聊到我做什麼呢?

汪蠻蠻聽到潘忠義的詢問,她的黛眉也是驟然緊皺了起來,看着前者,出聲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這個消息的?」

「哎呀,你就別管我是從哪裏知道的啦,你就告訴我,他到底是不是真的在台都里?」潘忠義問道。

「我不知道。」汪蠻蠻別過頭,淡淡地說道,語氣變得有一些冷漠起來。

「哎呀,姐,你怎麼會可能不知道呢?那可是你未婚夫誒?」潘忠義根本就不相信汪蠻蠻的話。

「我都已經說了,我不知道。我也不了解,更不關心,他愛去哪去哪,跟我有什麼關係?」汪蠻蠻越說,聲音就變得更加的冰寒,同時語氣之間還夾雜着騰升的怒火,「你少在我的面前提他,不然的話,你現在就給我滾下車!」

「是是是,不提不提,只是,你們就這樣冷戰下去。真的好嗎?」潘忠義猶豫了一下子,又是出聲說道,「難道你真的不想他嗎?要是他在外面有別的女人的話……」

「有就有,那管我什麼事情?」汪蠻蠻沒好氣地冷聲說道。

「嗤啦!」

忽然,車子猛然一個剎車,讓汪蠻蠻的身體都是微微搖晃了一下,向前傾去。

她連忙伸出雙手擋住了沙發後背,然後驀然抬起頭。望向了許林,沒好氣地說道:「言午林,你幹什麼呢?你想謀財害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