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森忽然哈哈一笑:「老子就知道,你們兩個有問題。你說的,難道我不知道嗎?我剛才就是在試探你們。」

強森惡狠狠的盯着白蕊斯:「白小妞,別以為你有點成績,就敢在私下搞小動作。C組就是老子的天下,你最好老實點。」

白蕊斯低下頭,不敢說話了。

強森走到秦松的面前低頭說道:「等到重啟,你小子最好動作快點。要是敢拖了後腿,你就別想要獎勵了。」

秦松安下心來。

自己還是得到了獎勵的機會。

這場逃亡比賽,最後的倖存者只有一個。

所以,其他小組的最強者肯定會將全部多餘的小球拿到手,去爭第一名。

這樣算下來,秦松哪怕最後一個完成任務,也能搶到一個第八的名次。

就能再次得到五個屬性點。

秦松現在急需在各種屬性上都有所提升。

要不然,根本走不遠。

這可不像是海選裏面,只憑智力就能順利逃亡。

體力、耐力、武力更重要。

……

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了。

再次重啟后,每個人都拼了命的開始尋找那些藏起來的任務小球。

地方就這麼大,任務小球的隱藏方式也大同小異。

終於在午後,秦松一劍刺穿了一個奔跑的兔子,從它的尾巴上取下最後一個任務小球。

周圍的畫面一陣閃動。

等到能辨認出來周圍的景色的時候,秦松認出來,自己已經到了原來的大廳里。

頭上還是帶着頭盔,身子還是坐在最開始的椅子上,但是周圍的那些沒有了生命的屍體都被清理掉了。

「恭喜C組,你們獲得了第三名。」佐伊的聲音傳來,也讓他們這幾個在遊戲里度過了接近十幾天的參賽者發現,似乎在真實世界裏,他們才過去了僅僅十幾分鐘而已。

秦松大大的鬆了口氣。

第三名,這就意味着他們不需要舉行投票了。

要不然,以他目前的處境,必死無疑。

既然是小組間的競賽,這就意味着要淘汰的人,肯定是小組實力最弱的那一個。

而每一次的任務,秦松都是小組墊底的那一個。

所以,要是投票的話,被淘汰的肯定也是自己。「你放心,既然有你這句話我自然會幫你的,他調查不到你的身上,一切有我在,就沒有任何的問題。」

趙承啟給了對方一個安定的眼神,畢竟再怎麼說春蘭是他的女人。

所以在這個同時他很快的就直接要護住對方的周全,不讓人去調查她。

只不過想到對方的這個身份,他還是要去調查一下。

诗慕 但是經過一段時間的調查之後,他才發現這個事情居然插到了自己的身上。

趙承啟拿着那個香囊,就直接放倒了對方的面前,他從來都沒有想過,這個香囊上面居……

《穿書之反派自救指南》第262章老臉丟光至此,整個聚靈陣都已經布置完成。

而位於半山腰丹院之中的眾人,一時間都感覺到,有一股和煦的清風拂過。而空氣中,似乎多了些什麼不一樣的存在。

有修為高的學生忙運用魂力細細感知,不由得驚訝道:「這是……靈氣?」

……

《丹道至聖》第三百六十六章聚靈陣起效 「招募十五萬名特殊品質兵種――大秦材士。」

大秦材士的戰鬥力在亂古星的最後一戰中展露無疑,其可怖的攻堅能力,令劉襄印象深刻。

所以此次劉襄選擇直接將大秦材士拉滿。

「招募十萬名特殊品質兵種機械猛獁戰士!」

機械猛獁戰士與大秦材士同屬大漢遠徵兵團,劉襄之所以選擇在這個時間節點大規模擴充大漢遠徵兵團的實力,是因為他馬上就要對北三星中剩餘的兩星動手了。

「叮,宿主所需招募兵種已經完成招募。」

「叮,宿主當前持有特殊品質兵種名額為五萬名。」

隨著最後一道冰冷的系統提示音響起,劉襄出聲退出了神魔召喚祭台空間。

………………

次日,清晨時分。

大漢宮闕中意義最為重大,裝飾最為威嚴壯麗的未央宮內。

大漢皇帝劉襄正襟危坐於那至高無上的龍椅之上,其一雙極富威嚴之感的雙目時不時的會從宮內恭敬站立的文武百官身上掃過。

「征北大將軍薛仁貴於殲滅正天教入侵之敵的戰鬥中立有卓越功勛,故朕將其食邑增至六千戶,賜其劫陽丹兩瓶!」

「另外,自即日起征北大將軍薛仁貴平遷為大漢征西大將軍。」

「其麾下八名懷化總兵平遷為征西八校尉。」

「其麾下程不識改授為大漢鎮西將軍,賜陰陽和合丹五瓶。」

「其麾下文鴦改授為大漢玉龍大將軍,陰陽和合丹五瓶。」

「其麾下吳玠改授為大漢平寧都護府都尉,不在受薛仁貴節制,其下轄軍隊亦從北方軍團劃出。」

「大漢北方軍團自即日更名為大漢西方軍團,賜其軍團西方神獸――庚金白虎旗幟一面。」

由於薛仁貴是西方神獸庚金白虎的轉世之將,所以劉襄把其統轄的北方軍團改稱為大漢西方軍團。

目前大漢西方軍團內的將領為薛仁貴(西方軍團統帥),八大征西校尉(西方軍團驍將),玉龍大將軍文鴦(西方軍團中戰鬥力僅次於薛仁貴之人),鎮西將軍程不識(作戰風格以沉穩著稱的將領)。

西方軍團下轄軍隊有:十萬名白虎騎士、十萬名龍鳴破陣者、十萬名英勇盾衛,共計三十萬人。

「遵陛下命!」

面容冷峻的薛仁貴代其麾下一眾將領出列應命。

「嗯!」

劉襄對這位大漢當前最為重要的統帥之一微微頷首,而後其接著於龍椅之上頒布各項旨意。

「將破虜侯李廣的食邑增至四千戶,賜其五瓶陰陽和合丹。」

李廣於剿滅正天教入侵之敵的戰鬥中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沒有他,花木蘭所統領的重甲浮屠軍固然能勝,怕也是會損失慘重。

自即日起花木蘭遷為大漢神英大將軍。

「'敕封其為大漢神英侯,食邑兩千戶,賜其陰陽和合丹十瓶。」

花木蘭及其所統領的重甲浮屠軍為維護大漢穩定做出了不朽的貢獻,其軍功足以封侯了。

「賜大漢遠徵兵團陰陽和合丹五十瓶,由大漢遠征軍團統帥蘇烈自由分配。」

大漢遠徵兵團內的一眾將領大都在合體境左右,所以當前的他們急缺陰陽和合丹這種能於短時間內提升修為的丹藥。

「末將拜謝陛下!」

極富男人氣概的李廣與巾幗不讓鬚眉的花木蘭聯袂出列向劉襄行禮謝恩。

「朕望卿家以後再著不朽功勛!」

「末將必不負陛下厚望!」

劉襄微微頷首,雙目之中閃過了一絲滿意,旋即其又把目光投注到了氣度不凡,英姿勃發的姜維身上。

對於姜維,他可是給予厚望的。

「自即日起,敕封姜維為大漢麒麟大將軍,以其為大漢中央軍團統帥,神英大將軍花木蘭為副帥。」

「敕封竇憲為大漢破奴大將軍,歸中央軍團統帥節制。」

「敕封廖化為大漢中軍都督(位比四鎮),同樣歸中央軍團統帥節制。」

「原中央軍團下轄將領王平改任為大漢冀州將軍,暫時於冀州待命,不在歸中央軍團節制。」

「原中央軍團下轄將領張憲改任為大漢益州將軍,暫時於益州待命,同樣不在歸中央軍團節制。」

此次改組過後,中央軍團內的將領為姜維(統帥),竇憲、花木蘭(姜維的左膀右臂),廖化(軍團驍將),花榮花茂(軍團中的中層將領)

中央軍團下轄軍隊有:十萬名重甲浮屠軍、二十萬名麒麟重甲步卒、八千名麒麟親衛騎兵,合計共三十萬零八千名。

西方軍團、中央軍團這兩支大漢野戰軍團的實力趨於平衡。

「遵陛下命!」

英姿勃發的姜維不卑不亢的出聲應命。

「自即日起成立大漢監天司,以李淳風為大漢監天司使,袁天罡為監天司副使。」

「監天司的主要職責為推衍天機,保證我大漢平穩發展,同時還要配合巡天司緝捕,追殺潛入大漢境內的間諜!」

「遵陛下命!」

宛若是從列仙圖中走出的袁天罡和李淳風二人皆躬身應命。

封賞完畢過後,正襟危坐於龍椅之上的劉襄,其面容忽然變得十分陰沉,道:天族是我人族,我大漢不共戴天的仇敵。

「我大漢要想在這諸天萬界之中立足,就必須把天族打趴下。」

「所屬天族的令寧侯國便是我們大漢當前最大的敵人。」

「傳朕旨意,令大漢遠徵兵團出征天族令寧侯國重兵把守的突厥星,怎麼打,朕不管,朕只要突厥星。」

「令大漢中央軍團出征北三星中的靜立星,怎麼打,朕同樣不管也不會插手,朕只要靜立星。」

「令大漢西方軍團接手大漢本土防禦。」

「令大漢天誅軍團時刻不停的巡視大漢邊境,決計不可再上演益州之事。」

劉襄的這幾道旨意會使大漢這座戰爭機器在短期內上緊發條,向四周瘋狂的擴張,侵略,所有敢於阻止這台戰爭機器的人,都將為之付出慘重的代價,沒有誰可以例外。

「遵陛下命!」

位於未央宮內的所有華夏神魔皆面色肅穆的出聲應命。 「她不是保鏢,她是我的朋友。」莉婭強調了一下然後指著身邊的椅子對李子孝說道,「坐下吧,先嘗嘗我煮的咖啡怎麼樣。」

李子孝看了看椅子又看了看莉婭,最後坐在了她的對面。

「咖啡就不用喝了,我怕你學習我的手法。」李子孝意有所指的把玩起一個裝咖啡的杯子。

「小心固然好但是太小心那就是頑固,放心好了我不會下毒藥的。」

「這還真是可笑,有誰殺人後還會滿大街的宣傳呢?」

「既然如此,劉偉你過來。」莉婭對還在傻站在門口的劉偉招了招手。

劉偉木訥的點點頭來到莉婭面前,「什麼事情?」

「你把這杯咖啡喝了,讓你家主子好放心。」說著莉婭端起一杯熱氣騰騰的咖啡遞到了劉偉手中。

「呵呵呵……你倒是不傻,反正知道配方的就我和劉偉,只要我們兩個其中一個中了你的毒那麼你不就有交換的條件了么,嗯,不愧是博士研究的東西,簡直太聰明了。」

「這……」劉偉有些左右為難了,自己到底是喝這咖啡好呢還不是不喝好呢?

「你……」莉婭被李子孝氣的雙唇直打哆嗦半天說不出來話,「好,既然你害怕有毒那我就先喝!」說完她抓起面前的咖啡就好像把它當成了李子孝似的一口喝了下去,還沒有過兩秒鐘她的臉色大變「哇」的一口把咖啡全吐了出來。

「好燙的咖啡……」莉婭吐出舌頭用手拚命的扇著風。

李子孝強忍著笑著但是臉卻憋得通紅想說話一張嘴就發出奇怪的聲音,就好像釋放某種不文明的氣體一樣。

「有什麼好笑的?你難道就沒有燙到過舌頭嗎?」

「印象里好像真沒有。」李子孝本想這麼說但是轉念一想不能給莉婭好臉色,隨即改口說道,「你耍寶耍夠了沒有?我來到這裡不是為了看你耍寶的。」

房間里的氣溫驟然下降,莉婭是好話也說了,活寶也耍了,但是李子孝根本就無動於衷。雖然劉偉偏向於李子孝但是他也覺得李子孝做的有點過了。

就算曾經有恩怨但那也是曾經,如果沒有莉婭的話李子孝還需要走許多遠路才能擁有整個S市。

「本來我也沒打算這麼繞彎子的,我只是慶幸你沒有死掉罷了,假扮高敏的事情我知道就算道歉你也不會接受但我還是要對你說聲,對不起。」莉婭的語氣有失望、有哀求甚至還有些許的落寞。

「莉婭……」

「麗柔,你讓我把話說完。」